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梁子湖 > 历史传说历史传说

梁子湖的来历

keyan2018-10-02【历史传说】人已围观

简介梁子湖民间故事传说

       相传在很早很早以前, 我们中华神州腹地江夏府有一个高塘县,高塘县东南有一个名叫孟家大垅的大湾子,湾子里有一个私塾先生叫孟天明,他在五十岁的时候生下一个宝贝女儿,取名孟玉红,孟玉红天性聪明伶俐,三岁会吟诗,五岁会颂文,孟老先生把她当作掌上明珠。十六岁时,这孟玉红长得如一枝出水芙蓉,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前来提亲的人踏矮了孟家的门槛。只是这孟小姐心高气傲,一般的凡夫俗子都入不了她的慧眼,高不成低不就,孟老先生很是着急。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又过了两个春秋,这一年中秋节的前一天,孟天明闲坐家中正为女儿的婚姻大事发愁时,忽听得窗外有算命先生的悠悠琴声,一是为了解闷,二是为给女儿的婚姻问卦,孟天明便叫人把算命先生请进家中。

       算命先生姓崔,年过七旬,鹤发童颜,一派仙风道骨。算起命来天上的事他知道一半, 地下的事全知,人称“崔半仙”。一番寒暄之后,孟先生就问起女儿的姻缘,“崔半仙”听了孟玉红的生辰八字之后,掐指一算、闭目沉吟念了一首诗:

东西南北凤求凰,

床前明月照高唐,

已定姻縁百年好,

近水楼台先得光。

      孟天明品味这四句诗,知道是一首藏头诗,其四个字是: 东床已近。这是”崔半仙”告诉他马上就可以看到他未来的女婿了。孟天明问道,我女儿的对象在哪里找呢?“崔半仙”拈须一笑说,诗中不是说了吗,床前明月照高唐啊!孟天明听后喜出望外,赶紧献上一绽白银酬谢”崔半仙”。

       第二天中秋节,孟天明带女儿孟玉红到高唐县县城里寻亲,为了安全起见,孟先生让女儿女伴男装跟隨自己。父女俩到了县城,县城里张灯结彩、锣鼓暄天、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大街上隔三差五搭起彩棚,有卖酥糖月饼的,有卖苹果香蕉的,摆菜摊的、卖鲜鱼鲜肉的、玩杂技的、唱《玉连环》的、演楚戏的,五花八门的风光,千象万千的景色,只要是人间的乐趣应有尽有。孟玉红第一次来到县城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亮眼,特别是那些小铺小摊前的珍珠玛垴、绣荷包、玉雕狮、石观音等小巧玪珑的玩物更是让她爱得不忍释手。孟玉红正在一家剪纸店着迷地观赏剪纸花样时,忽听街上响起一片锣声,敲锣人高喊:万年台举办楹联大赛,大家快去看啰!孟玉红一听,心里动了念头,说不定这些参加楹联赛的文人墨客中有我的意中人哩,她连忙拉着老父亲一起到万年台去看热闹。

      到了万年台广场,果然人如潮涌,万年台上坐着县令何海刃,此人生性奸狡、玩权弄法、贪得无厌、搜刮民财、鱼肉百姓,把个高塘县搞得乌烟瘴气、民怨沸腾,老百姓背后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活害人”。 这活害人为了粉饰太平、卖弄风雅,趁中秋节叫了几个帮闲文人来登台比赛楹联、卖弄文才。孟天明父女赶到台口,只见几个无聊文人正在台上赋诗跟“活害人” 拍马屁,把个县令老爷恭维得笑歪了嘴巴。他们正闹得兴高彩烈,忽见一个身穿旧布长衫但长相英俊的年轻后生走上了赛联台,台上正在给县令灌迷魂汤的迂腐秀才胡有礼看见这个英俊的青年人上台,象大白天见了鬼似叽笑他道,梁思仁,你这个穷叫花子来干什么?梁思仁对胡秀才给他的羞辱淡淡一笑,朗声问道,今天县令举办楹联大赛,不是以文会友么? 胡秀才哈哈大笑说,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有什么文才,看我出一副上联,描绘你这副穷酸样,你再对下联。你听着:

水面结冰,冰积雪,雪上加霜。

梁思仁大度一笑,答道:

空中腾雾,雾成云,云开见日。

孟玉红和台下的人听了同声叫好。

胡秀才被台下的叫好声气得直翻白眼,不由自主地朝何县令望了望,何县令挥手示意他再出上联。胡秀才搜索枯肠地想了半天又出了一首吹捧县令的上联:

大人,大人,大大人,大人一品高升,升到三十六天宮,与玉皇大帝盖瓦。

梁思仁轻抖袖口,仰天一笑对道:

卑职,卑职,卑卑职,卑职万分该死,死落十八层地狱,为阎罗老子挖煤。

语音刚落,全场一片欢腾,这对联实在是对得巧妙,针锋相对,反击得力,大快人心,大大挫伤了“活害人”一帮人的傲气。“活害人” 龟火烧心,气得跳脚,朝梁思仁一声咆哮,不怕你小子有点歪才,本县再出两个上联,你对得上,本县拆台认输。若对不上,你爬在台上做三声狗叫认罚如何?梁思仁胸有成竹,满口答应。

县令出上联:

二人土上坐。

梁思仁一听知道是拆字联,隨口应道:

一月日边明。

何县令紧接着又出一联:

因火为烟, 若不撇开终是苦;

梁思仁高声对道:

       舛木成桀,全无人道也称王。

      梁思仁暗喻何县令是无道的桀王,对中了台下群众的心恩,话刚落音,台下欢声骤起,鞭炮齐鸣,高唐县人恨透了“活害人”, 这回梁思仁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怎不叫人把他捧上了天。一个小伙子兴冲冲地跑上台把梁思仁抱到台下,众人一次又一次把他抛上了天,他们一边抛,一边喊:

      梁思仁,呱呱叫,高塘县,放鞭炮,真才子,不浮燥,假才子,像狗跳。

      何县令这才知道梁思仁的厉害,不敢再比对联,气急败坏地命令手下拆台收场。

      孟玉红对梁思仁的文才十分钦佩,此时也顾不上害羞,挤身上前对梁思仁拱手作揖道,刘兄文才盖世,小弟想拜师学文,不知刘兄愿不愿意收我这个学生,梁思仁对这清秀的少年充满好感,连说岂敢岂敢,本想还要说些什么,却被拥戴他的人群将二人冲散了。

      梁思仁楹联比赛获胜刚回到家中,孟天明带着孟玉红就找到门外,大声给屋內的梁思仁出了一副上联:

      四水江第一,四季夏第二,先生居江夏,是第二还是第一?

      满江正准备给母亲烧火做饭,见门外有人出联夸奖自己,赶忙迎出门答道:

      三教儒在前,三才人在后,小生本儒人,不在后也不在前。

      孟天明赞叹说,公子真当世奇才也,今老夫携犬子登门拜访,望不吝赐教。

      梁思仁见眼前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和刚才见过一面的俊美少年,连忙将二人让进屋里。孟天明也不讲客气,落座后开门见山地说,老夫之犬子敬慕公子才高八斗,意欲与你义结金兰,不知公子是否嫌弃?梁思仁打量眉清目秀的孟玉红一眼,满心欢喜地说,承蒙老长辈和这位兄弟对我的错爱,我哪有不允的道理,只怕是高攀不上啊。二人当下约定三天后梁思仁到孟家大垅湾孟天明家举行结拜仪式。

      八月十八日那天,孟天明派一乘轿子将梁思仁接到自己家中,只见孟家张灯结彩,喜气冲天,孟天明在大厅喜迎贵宾,梁思仁下轿进厅只见老者不见兄弟,心中好生诧异,正想向老人家问个明白时,只见东厢房竹影门帘一掀,房內款款走出一位花容月貌的千金小姐,只见她眉分柳叶,脸衬桃花,含情目秋波闪闪,杨柳腰妸娜多姿,梁思仁看得发呆,只感到此人似曾相识,又不记得在什么地方见过。正迟疑间,那小姐走到他身边向他道了个万福,说刘仁兄,不认识我了么?梁思仁如丈二的金钢摸不着头脑,引得满堂人一阵哄笑。这时“崔半仙” 也在孟天明家中做客,见状赶紧过来跟梁思仁解围。“崔半仙”对梁思仁说,梁才子,待老夫吟诗一首,你就知道其中的奥秘:

结拜金兰为定婚,

贤弟本是小芳卿,

姻缘前世安排就,

雷劈火烧两不分。

     梁思仁听罢恍然大悟,他大喜过望,赶紧走到孟天明面前,口称岳父,纳头便拜。满堂一阵欢笑,鼓乐齐鸣,只羞得那孟玉红小姐脸似红云,不知躲到那里才好。等到腊月二十六日,俩人就举行了结婚大典。

      孟玉红善良贤惠,嫁进刘家之后,相夫孝母、勤俭持家,深得乡邻称赞,思仁玉红夫妻俩恩恩爱爱,当年生下一个胖乎乎的儿子,取名梁诚,一家人和和睦睦,男耕女织,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大年三十梁思仁写了一首诗裱为中堂挂在堂屋里:

朝读诗书暮习文,

琴棋书画娱光阴,

农夫胸怀鸿鹄志,

他年金榜中头名。

中堂两边挂着他写的一副对联:

忠孝传家久;

仁义济世长。

     梁思仁一方面精心料理农务,一方面苦读诗经,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九年,这一年,为了参加来年的京城大考,梁思仁提前一年告别慈母贤妻到京城的白鹿书院拜师深造。

     梁思仁走了之后,孟玉红便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耕田织布,孝敬公婆,抚养儿子,一个人忙里忙外。由于高唐县大旱,再加上县令“活害人” 趁旱捜刮民财,到处逼粮要税,搞得高唐县民不聊生,孟玉红家中的日子过得更艰难。谁知破屋又遭连夜雨,孟玉红的公公不幸染病身亡。她刚刚料理安葬了公公,婆婆又因悲伤过度和想念儿子卧床不起。婆婆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吃了几十付中药也不见好转,一天比一天消痩,茶水不进,口里沒有味道,临死前特别特别想喝一口肉汤,她知道家中境况非常困难,不想对玉红讲,可是忍了很久,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跟玉红说出了自己的念想。此时孟玉红艰难万分,手上连买油盐的钱都沒有,哪有钱买肉煨汤啊!但玉红是个知书识礼之人,既然生命快走到尽头的婆婆开了口,她又不能不办,万般无奈,她想起“孟中哭竹冬生笋;王祥为母卧寒冰”的那些前贤,于是偷偷地将自已大腿上的肉割一块下来煨汤给婆婆喝。婆婆喝了汤了却了心愿,也就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花开两朵,另摘一枝。说罢孟玉红,再说“活害人”。这一年大年三十夜, 县太爷 “活害人”和县衙里的红鼻子师爷钱欢一起在衙里守岁,“活害人”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长吁短叹,他在为一件事愁得焦头烂额,么事呢?原来当朝太师今年八月中秋六十大寿, 他为备办献寿的寿礼而发愁。坐在他对面的钱欢晓得“活害人”的心思,给他出了个馊主意,钱欢对县太爷说,在本县城北三十里处有一座鳌王庙,庙前有一个地方叫做“ 鳌王头”, “ 鳌王头”地底下有一只筛子大的鳌王金身,鳌王金身赤色纯金,通体金亮。如果把这只金鳌挖出来献给太师,何愁老爷你的官位不能连升三级。“活害人” 问钱欢是怎么样知道这个天大的密秘,钱欢说他的祖太爷钱万山年轻的时候跑南闯北在高唐县一带做过生意,后来帮明太祖朱元璋修了南京城,这个密秘是太祖皇帝跟他钱万山祖太爷喝酒时一高兴说的。“活害人”一听大喜,忙吩咐钱欢赶快去办。钱欢又跟县官献计说,老爷,这鳌王金身可不是说挖就能挖的,搞得不好要是得罪了鳌王神他会降灾降祸,到时候我们都沒有好果子吃。“活害人”问那怎么办,钱欢说,老爷你差人做把万民伞,正月十五你带着这把万民伞到鳌王庙上香,向鳌王神禀告说,高塘县的老百姓为了向玉皇大帝讫福,要你把鰲王的金身挖起来敬献给玉皇大帝,这样再去挖鳌王金身,鳌王神以为是高唐百姓的愿望就不会怪罪于你。“活害人”听了钱欢的话,在正月十五那天带着万民伞到鳌王庙给金鰲神上香禀告,说是高唐县人民为了请玉皇大帝降福要敬献大神的金身,万望鳌王大神不要怪罪。谁知这一下子可惹怒了鳌王,把一肚子怨气全撒在高唐县老百姓身上。鳌王 心想这高唐县的民众良心是大大的坏了,你们要我的金身,我要你们的狗命。他决定翻一下身子让那些贪心的老百姓尝尝他的厉害。鳌鱼翻身可不是一件小事:鳌鱼眨眼,山搖地动;鳌鱼翻身,陆地变海。

     鳌王想报复高唐县的民众,但有一件事使他有些犹豫,高唐县有一位女子割股孝母的故事他早就听说了,既然高唐县人心这么坏,怎么会有这样一位舍身孝母的奇女子呢?不,不能说翻身就翻身,在翻身之前他决定到实地考查一番,他鳌王搞报复不放过一个坏人,也决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这一天鳌王变成一个要饭人去孟玉红家査访,他一边走,一边欣赏人间锦秀景色,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孟玉红居住的刘家庄,在一间茅屋前看见玉红母子在摏碓筛米,就装出一付又饥又渴的样子上前向这娘俩讨一口饭吃。玉红娘俩生性仁义善良, 虽说家中淸贫, 但母子勤劳苦做, 经常帮助比自己更困难的人。这回娘俩见这个讨饭的到他们家要饭,就让他饱饱地吃了一顿饭,吃完饭这个要饭的又找他们讨米,先是要一碗米,他们给了。后来又要一升米,他们也给了。最后这个要饭的对他们母子说,他们丐帮有好几个人现在都沒有吃的,眼看都快饿死了,要他母子俩好事做到底,给他一斗米。这下子母子俩犯了难,他们家也只剩下一斗米,如果全都给了这个要饭的,那他们娘俩下一顿饭就沒有米下锅。但是,为了搭救那几位挨饿的穷兄弟,玉红和梁诚义无反顾地把家中仅存的一斗米全都给了这个要饭人。

     要饭人感激不尽, 临别前对玉红说了一件惊天动地的秘密。要饭人告诉玉红说:你们这个地方要不了多久就会沉陷变成一片汪洋。玉红大吃一惊,忙小声问,什么时候?要饭的说,你们县县衙门前有一对石头狮子,如果狮子口里有血就要沉。玉红吓得要命,颤颤兢兢地说,天啦!这可怎么办呀?要饭人说,这好办,你们只要提前扎一只木排放在屋外以防万一就沒有事。要饭人说完背起米要走,玉红心乱如麻,心想这里真要天塌地陷,我们老百姓可怎么得了啊!要饭人好象看穿了玉红的心思,又郑重其事地对玉红说,天机不可泄露,这事你们千万不能说出去。玉红问,到时候我们能不能把木排扎得大一些多救一些人呢?讨饭人说,木排可以扎大,但不能救人,更不能救害人的人,如果救了害人的人,你们家必有大灾大祸。

      打这以后,玉红夜夜都睡不好觉。心想把这件事告诉街坊邻居,又怕此事不实惊动官府定个无事生非之罪,左难右难实在是想不出好的办法来,只好打发儿子梁诚天天跑到县衙门前观察石头狮子的动静。

      梁诚每天一有空就到县衙门前去看那石头狮子, 日子长了,便引起县衙对面一家肉铺老板张屠夫的怀疑。有一天,张屠夫抓住梁诚问,说你天天鬼头鬼脑地跑到县衙门前看个么明堂,是不是想偷我家肉铺的肉哇?梁诚是个老实孩子,就把实情一五一十地跟张屠夫说了,说前些时有一个要饭的到他们家要饭,对他们娘俩说,只要县衙门前这石头狮子口里有血,我们高塘县就要沉。张屠夫听了心里暗暗发笑,不信天下竟有这样的怪事,就把梁诚放了。

      这天梁诚来看石狮,见石狮真的口里有血,赶忙跑回家告诉母亲,玉红听了立即叫梁诚把干粮和行李搬到他们扎的木排上,准备逃难。果然没过多久,天上金亮亮的太阳突然不见了,一时间天昏地暗、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猛然一声巨响,天崩地裂,好端端的一个高塘县慢慢沉入地底,高塘县邻近的七县加一州的地方霎时变成一片汪洋。

      玉红和梁诚母子二人站在木排上看见土地、房屋、树木、山峦依次慢慢隐沒在惊涛骇浪之中,放眼四望都是一片白浪茫茫的大水。他俩只好站在木排上隨水漂流,木排隨水漂呀漂,不知何时是尽头。路上他们救了好多好多人,救不少只猫,救了许多条狗,救了好几个猴子,救了数不清的动物。还救起了爬在一块木板上逃命的红鼻子师爷钱欢。

     突然他们远远望见水面上漂着一根水火棍,一个人拚命地抱住水火棍大喊救命。梁诚眼尖,认出是高塘县的县太爷何海刃,就悄悄对母亲说,这个何海刃是个黑心烂肝的坏蛋,老百姓都叫他“活害人”,最好不要救他,再说那个要饭人也曾叮嘱说千万不能救害人的人,救了必有灾祸,我们还是不救他吧。玉红说,救死扶伤天经地义,我们是人,哪有人见死不救的道理。梁诚听了母亲的话,只好奋力划水去救,他们扯住“活害人”用力往木排上拉,“活害人”死死抱住水火棍不放,无论怎么样用力拉都不能把他从水火棍上拉下来,娘俩又拉又搬,拉呀拉,搬呀搬,直到把那根水火棍搬得竖在水中才将“活害人”救到木排上。说来也奇怪,娘俩救“活害人”竟凭着这根水火棍拉出一块陆地来,原来这根水火棍被鳌王在地底下咬住了,鳌王托着陆地,所以在这茫茫的水面中就拔起一块像荷叶形状的陆地来,人们称为荷叶洲。后来为了纪念这一对仁义、勇敢、善良的母子,大家把这片一望无涯的水面叫做娘子湖, 把这个从娘子湖中拔出的荷叶洲叫做娘子岛。那根拔不出来的水火棍现在还一直插在那里,还是那样任你多少人怎么样拔都拔不出来,人们就把那根水火棍叫救命桩。

 “活害人” 是怎样抱住这根水火棍逃命的呢?原来就在这天“活害人”决定在“鳌王头”开挖鳌鱼王的金身,便命手下衙役在县城里拉伕挖土,衙役们四散在县城的大街小巷上高喊,大家听着,何海刃县太爷有令,凡我县十岁以上,七十岁以下的县民今日已时统统到鳌王头挖土,谁要是违抗命令逃避当差,统统判三年徒刑打入大牢。衙役们一边喊话一边拉差,不管你是卖鱼的还是卖肉的、卖米的还是卖油的,不管是买吃的还是买喝的,买穿的还是买戴的,拉车的也好,走路的也罢,吃饭的也好,喝茶的也罢,只要是人,见人就拉。不想去的也行,交十两纹银就可以免一个人头税。极少数的富人把白花花的银子一撒就能买到自由,自己想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但大数人却不行,他们累死累活干一个月都赚不来十两银子,有的人一年也赚不到十两银子,只好乖乖听衙役指派到“鳌王头”去挖土。

      衙役们一路吆喝来到张屠夫的肉铺前,要张屠夫赶快去挖土。张屠夫刚杀完猪,手上一手猪血,他的动作有点迟缓,衙役就朝他骂骂咧咧地吼了起来,妈的,搞快点,搞快点,已时赶不到鳌王头,老子就把你关进大牢。吼完又朝张屠夫的屁股上狠狠踼了一脚,张屠天慌忙中顾不得洗手,只好将手上的血顺便朝县衙门前的石狮口里擦了擦,便扛着挖锄向“鳌王头”匆匆跑去。

      张屠夫赶到“鳌王头”,只见许多民伕在挖土,“活害人”见张屠夫来迟了,一怒之下抓过衙役手中的水火棍来打张屠夫,棍子扬在空中还沒落下,天上猛的一声炸雷把天炸黒了,紧接着雷呜电闪,树晃山搖,高塘县开始下沉,白茫茫的大水骤然而至,排山倒海,白浪滔天。情急中“活害人”紧紧抓住一根水火棍隨水漂游,被梁诚看见才救到木排上。

     沉了高唐县,拔起荷叶洲。 玉红母子俩就在娘子岛上扎下根来, 梁诚打鱼种地, 玉红纺棉织布, 母子俩的生活越来越充实。时间一久,四处八路搬到娘子岛上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打鱼的打鱼,种地的种地,大家齐心合力开发娘子岛,建设娘子岛,娘子岛也就慢慢地繁荣起来。

      高唐县沉了,“活害人”的县令也沒法当了。活害人是个爱财如命的傢伙,他成天盘算如何得到更多的钱财,于是便把目光盯在娘子岛的渔业上。“活害人”开个渔行,他自己下大本钱买船造船,却不准别人买船造船,“活害人”把船租给岛上的人打鱼或跑运输,自己收取高额租金。任何渔民打的鱼都得按他出的价钱卖到他的渔行,再由他的渔行定的价钱发卖出去。就这一买一卖,他就把渔民的血汗钱轻轻松松地装进了自己的腰包。“活害人” 还有一个敛财的手段就是放高利贷。印子钱本翻本、利滚利,“活害人”巧取豪夺,诈骗钱财,把自己喂得肥肥的。他还以维持岛上秩序为名,雇用一帮打手在岛上收保护费,谁要是不给,不是被打得鼻青脸肿就是被整得家破人亡。不到一年“活害人”就成了岛上首屈一指的大财主、土霸王。他生性贪婪,就是赚再多的钱,也填不满他那像无底洞般贪欲窟窿,时间一久,他又打起盗挖鳌王金身的主意。

       钱欢这时也与“活害人”搅在一起,他当不成县衙师爷,也就成了“活害人”的心腹跟班。这一天“活害人”邀钱欢喝酒,又提起盗挖鳌王金身的事,要钱欢跟他出谋划策。钱欢说,我们上一次盗挖金鳌,不该事先禀告鰲王的,我猜高唐县沉陷是鳌王对我们的报复,这次开挖金鳌,我们不能像上一次那样惊动鳌王。“活害人”问,那怎样做才能不惊动呢?钱欢说,老爷这次你可命手下的人悄悄向岛上的居民传话,说你在鳌鱼头这个地方发现了金矿,你要做一件大善事,号召大家都去挖金矿,谁挖的金矿归谁得,老爷你分文不取。这样一来,岛上的人都会抢着去挖金矿,只要挖出了金鳌,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还不是归老爷你所有。“活害人”连说妙计妙计,叫钱欢依计施行。

      要说钱欢这一招还真有效,岛上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来了劲,扛锄拿锹一窝蜂地到鳌王头挖金矿,挖矿的人越来越多,挖的面积越来越大,开挖的矿坑也越挖越深,眼看就要挖出鳌王的金身了。

       挖到最后,“活害人”亲自动手挖土,挖了一会儿,一锹土翻起就看见了鳌王的金头。再说鳌王上次翻身之后,他以为除了孟玉红母子,高塘县的人都死光了,沒想到水中竟拔起一个梁子岛,也沒想到岛上现在有这么多人,更万万沒有想到这么多人还要来挖他的金身。事到临头,他惊得三魂掉了两魂!想自已一世英明竟被何海忍和钱欢这两个小人骗得一点防备也沒有,被人挖得现了金身,不由心中十分凄惨苦闷,便叹了一口长长的怨气,谁知那气据毒无比,一出口便化着一股青烟,青烟所到之处,陆地上花草树木马上枯萎,水中的清水立刻变成黑水,鱼虾螃蟹等水中生命顿时死绝,成群成片地浮出水面。“活害人”急了,连忙命人抬来巨石堵鳌王的嘴,但不管用几大的石头都堵不住。鳌王嘴里的气烟冲天而出,锐不可挡。不一会,离鳌王嘴最近的“活害人” 的两个家丁相继中毒而死,周围挖矿的群众一时都惊得六神无主,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再不将鳌王喷出的这股毒烟堵住,娘子湖、娘子岛和娘子湖周边七县加一洲的生灵统统就要遭殃。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玉红梁诚母子为了保护娘子湖这块地方的生灵免遭涂炭,义无反顾地扑向鳌王头堵住鳌王嘴,也不幸中毒身亡。鳌王见自已平日最钦佩的大仁大义的玉红母子,为救天下的危难被自己害死,赶紧羞愧地闭上了嘴巴。娘子湖得救了,娘子岛得救了,娘子湖周边七县一洲的老百姓也得救了。

       一场感天一动地的变故之后,娘子湖的天更蓝了,娘子湖的水更清了,娘子湖的鱼更活了;娘子岛的山更青了、草更绿了、树更翠了、花更艳了,地更美了。到处呈现出一派天蓝蓝、地绿绿、水清清的清新景象。为了纪念玉红梁诚母子拯救娘子湖、娘子岛的大恩大德,因为梁诚母子是梁家的人,大家又把娘子湖叫做梁子湖,把娘子岛叫做梁子岛。

      再说梁思仁京师大考独占鳌头,考中了头名状元,后来做官从八府巡按到金殿拜相,官位显赫。高唐县沉沒之后,当时身为江夏八府巡按的梁思仁曾专程回家巡视探寻家乡的变故,分别为孟玉红、何海刃、鳌王三个各写了一首评价他们的诗。写给孟玉红的诗是:

割股孝母孟玉红,

舍身救民建奇功,

仁义感动天和地,

巾帼英雄化春风。

写给何海刃的诗是:

海忍本是害人精,

害人精生天地昏,

害天害地害自己,

遗臭万年难翻身。

写给鳌王的诗是:

翻天覆地有神功,

眦睚必报无心胸,

即便法力深似海,

难入仙班总是空。

      梁思仁祭拜贤妻孟玉红之后,在玉红坟前给玉皇大帝烧了一道奏表,声讨了鳌王滥用法力祸害高唐百姓的罪恶,恳请玉帝将鳌王锁定在梁子湖的地底下,永世不得翻身,玉皇大帝准了梁思仁的奏本,至今鳌王还在地底下驼着梁子湖七县加一洲的地方动弹不得。

      梁思仁当天还下令将何海忍、钱欢揖拿归案,在梁子岛的沙滩上召开公审大会,当场判处二人死刑,立即执行。说来也怪,就在刀斧手把刀举在空中要砍下二人狗头的时候,突然晴空一声霹雳,把跪着的何海忍和钱欢雷击成石头人,至今他俩还低着头跪在梁子岛北面的沙滩上,忏悔着他们万世都不会被人饶恕的罪恶。

      梁思仁活到九十九岁得道成仙,由于他曾经被皇帝钦点为“魁星”, 人们把梁思仁尊为魁星菩萨,在梁子岛上修了一座魁星楼,里面供的魁星菩萨一脚踏鳌头,一手执金笔,寓意梁思仁以自己的文才制服了鳌王,为高塘人民出了一口恶气。

      为了纪念感天动地的帼英雄孟玉红和大义凛然的小英雄梁诚母子二人,感谢他俩为拯救梁子湖的生灵和生态而献身的大恩大德,后人在梁子岛北面的七星山上修建了一座玉红庙,庙里供有玉红像。同时还在离鳌王头不远的梁子湖边塑造了孟玉红和梁诚母子俩的雕像,母子俩手牵着手脉脉含情地注视着他俩深爱的梁子湖,为梁子湖地区七县一洲的百姓讫求永久的安宁和幸福

Tags:梁子湖的来历

很赞哦! ()

文章评论

网站信息

'); })();